|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首页 法院概况 新闻中心 司法公开 诉讼指南 法学园地 法苑文化 人民陪审 视频在线 专题报道 裁判文书 民意沟通 档案查询预约 预算决算公开

 

将加大跨域执行 探索异地扣押拘留

发布时间:2018-03-22 14:11:21


高端访谈

简介

    刘贵祥,男,汉族,1963年3月生,河南延津人,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国际法专业毕业,研究生学历,法学博士学位。曾任职于国家统计局政策法规司、最高人民法院经济审判庭、民事审判庭。现任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副部级专职委员、第一巡回法庭分党组书记、庭长,二级大法官。

    “基本解决执行难”今年迈入“决战之年”。3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在最高法工作报告中承诺:将全力以赴,确保如期实现“基本解决执行难”目标。

    不让法院判决“打白条”,不仅直接关系当事人切身利益,更关系公众对司法公平正义的感知。数据显示,过去5年,各级法院共受理执行案件2224 .6万件,执结2100万件,执行到位金额7万亿元,同比分别上升82.4%、74.4%和164.1%。

    “决战”关头,“基本解决执行难”面临哪些难啃的硬骨头?最高人民法院又有哪些想法和办法?就此,南都记者专访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副部级专职委员刘贵祥。

谈目标“基本解决执行难”目标已完成大半

    南都:今年是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决战之年,你觉得目前距离这一目标实现还有多远?

    刘贵祥:2016年3月,最高人民法院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提出要“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向执行难全面宣战以来,这项工作已经取得重大进展。

在推进执行信息化建设上,执行模式实现重大变革,执行工作能力和效率极大提升。同时对执行工作进一步规范,实现了将执行权关进“制度铁笼”和“数据铁笼”,有效遏制了不规范执行。在大力推进失信惩戒后,执行权威有力彰显、规避执行、抗拒执行都得到有效缓解。

    去年9至10月,为了检验成效,最高人民法院还对全国法院组织开展了一次专项巡查。

    南都:检验结果怎样?

    刘贵祥:从巡查情况来看,我们确定的基本解决执行难总体工作目标已完成大半,部分法院提前完成了任务。

    总体来说,被执行人规避执行、抗拒执行和外界干预执行行为受到强力震慑,蔓延势头得到有效遏制;消极执行、选择性执行、乱执行行为进一步得到纠正和全面规制;建立了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管理机制,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终结本次执行的程序标准和实质标准把握不严、恢复执行等相关配套机制应用不畅问题得到进一步纠正;有财产可供执行案件在法定期限内执结的要求基本落实。

    南都:实现“基本解决执行难”,还需要破解哪些问题?

    刘贵祥:还面临各种困难。比如执行信息化建设、执行管理意识和水平需要进一步提高;执行不规范、不廉洁问题仍然存在。此外,执行标的到位率仍然偏低,与人民群众期待差距较大;执行力量和能力仍显不足;外部联动环境有待进一步优化。

    谈“执行不能”约40%案件无财产可供执行

南都:我们知道,在法院判决中有一部分案件是“无财产可供执行”的。对这类案件,就不执行了吗?

刘贵祥:当然不是。我们初步统计,被执行人无财产可供执行的案件大约占全部执行案件的40%。这些案件反映的是正常的商业风险和法律风险,要想在执行环节全部解决,任何国家、任何地区都做不到。对这类“执行不能”的案件,我们建立了程序性退出机制———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同时也要采取一系列监管措施,一旦发现有财产就要立即恢复执行。

    最高人民法院专门出台《关于严格规范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规定》,明确了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的确认标准和法定程序,应该说非常苛刻,要求严把认定关,只有完成规定查控动作,穷尽各种程序确无财产可供执行才能纳入终本程序,确保终本程序不被滥用。

    南都:进入“退出机制”之后,怎样监管呢?

    刘贵祥:为确保有财产的案件能够恢复执行,我们建立了终本案件动态管理库。每半年对库里的案件进行一次网络查询,发现有财产的立即恢复,避免“一终了事”。

    社会公众通过全国法院终本案件公布与查询平台也可以查到终本案件信息,向社会公开,接受外界监督。

    为加强对各级法院以终本方式结案案件的管理,2016年11月后的终本案件,要通过最高法院、高级法院两级督查督办。另外,部分终本案件转破产的工作有序推进,小标的涉民生案件对接社会基金和商业保险救济工作也在探索完善中。

    谈财产查控对执行对象全部财产形式查控全覆盖

    南都:网络查控系统建设对查找执行财产有怎样的帮助?

    刘贵祥:网络执行查控系统建设目标是建成覆盖全国地域及土地、房产、存款、各类金融理财产品等主要财产形式的网络化、自动化执行查控体系,实现全国四级法院互联互通、全面应用。

目前,法院与公安部、银监会等10多个部门联网,通过信息化、网络化、自动化手段查控被执行人及其财产,共查询案件3909.98万件次,冻结款项2020 .71亿元,查询到车辆3206.97万辆、证券571.05亿股、渔船和船舶51.96万余艘、互联网银行存款36.52亿元,极大提高了执行效率。

    南都:目前在寻找执行财产、被执行人等方面法院还面临哪些困难?

    刘贵祥:查控系统还没有彻底有效解决“执行财产难找”问题,法院查人找物仍面临一些困难。例如,查控系统还不完善,查控范围还未能实现全覆盖,特别是不动产的网络查控还有很大差距;查控功能上还不够完善,对有些银行的存款、车辆、渔船、股权等多数财产类型未实现查、封、扣功能一体化。此外,还有很多财产查控系统是无法查询的,特别是广大农村、偏远地区,人们习惯于持有现金,不习惯于将资金存入银行,也有一些被执行人将资金存入他人名下、找人代持股权以逃避执行。

    南都:今后,在提升执行到位率、到位金额方面,最高人民法院还将采取哪些措施?

    刘贵祥:最高人民法院将完善执行查控系统,实现对全部财产形式的全覆盖,提升查控能力。还要加大对失信被执行人信用惩戒,同时加大财产调查的力度,依法采取拘留、罚款、打击拒执犯罪等措施。此外,最高人民法院还将严格落实财产报告制度,强化被执行人的财产报告义务,细化被执行人不履行报告义务的处罚措施。加大审计调查、悬赏公告制度的运用,拓展线索来源。

    谈异地执行2800家法院异地跨域协作执行14万次

    南都:我们了解到,为解决异地执行难,最高人民法院研发上线了委托事项管理系统,请问目前该系统使用情况如何?

    刘贵祥:为解决全国各地法院跨区域办理执行事项带来的成本高、效率低以及线下委托信息不对称等问题,最高人民法院专门就执行事项委托工作研发了执行事项委托系统,将事项委托从线下转到线上,要求全国法院都通过事项委托系统规范开展委托工作,实现事项委托有章可依、有迹可循、可管可控。截至目前,该系统上线已满一年,全国超过2800家法院通过该系统进行跨区域执行协作14万次,我们以两人异地执行、往返一次为基数进行了初步估算,使用这套系统相比传统办案方式,节省运力56万人次,节约成本3.4亿元。

    谈强制执行法期盼强制执行法早日出台

    南都:你曾提到,今后在解决执行难问题上法院将加强监管,怎样防止出现消极执行、选择性执行、乱执行等违规行为?

    刘贵祥:我国还没有专门的强制执行法,执行规范散见于民事诉讼法、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和规范性文件中,仅几十个条款,远远不能适应复杂且涉及面极广的强制执行工作的需要,制定一部系统完善的强制执行法,对于规范执行行为,强化执行措施、执行手段,化解执行难题十分必要,迫在眉睫。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已明确提出制定强制执行法,我们企盼这一立法工作能够尽快启动。

近年来,最高人民法院密集出台司法解释、规范性文件,完善规范体系。2013年以来,最高法院先后制定执行异议复议、财产保全、变更追加执行当事人等15个司法解释和规范执行行为“十个严禁”等33个规范性文件,有效填补规则空白,做到有规则可依。

    南都:在“基本解决执行难”监督上,最高人民法院今年有什么计划?

    刘贵祥:今年,最高人民法院将组成督察组,由院领导带队,沉到基层一线就地督导工作,检查各地整改情况,对整改不到位,特别是对于消极应付、整改措施落实不到位、问题仍然非常突出的,要通报党委、政法委和纪检监察部门,并严格按照相关规定追究有关人员的直接责任和领导责任。

    采写:南都见习记者 刘嫚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