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首页 法院概况 新闻中心 司法公开 诉讼指南 法学园地 法苑文化 人民陪审 视频在线 专题报道 裁判文书 民意沟通 档案查询预约 预算决算公开

 

我的父亲

发布时间:2013-12-20 15:05:28


    今夜,当日历翻过1月14日,我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已凝固。因为从今天的零时开始,我就守着手提电话,盼着、想着、想着、盼着那个熟悉的声音能够再次教诲我:“儿呀,今天是你的生日,长了一岁,应该成熟一轮。”

    可是,今天的24小时过去了,我却没有能够聆听到这句让我刻骨铭心的教诲。24小时,1440分钟,在人生的历史长河中,短而漫长。说短,因为它只是人生历史长河中的一瞬;说长,是因为我在苦苦地等待听到那句亲切的“问候”,可现实告诉我:我将永远地失去伴随这句教诲留给自己的关爱眼神,失去能够聆听这些唠叨不休和劝勉机会。

    爸爸,多少个日夜,您正是用那饱含慈爱的眼神扶住我幼稚的肩膀。可今天,我无能为力,您也无能为力。

    仰天长叹!爸爸,让我多喊您几声吧:爸爸……

    昨天,当我来到县人大常委会查阅干部任职档案时,无意间步入您曾经工作过的办公室,可今非昔比。桌子虽然还是那个办公桌,椅子还是那把办公椅,可您的音容笑貌我无法再觅。望着办公桌上您留下的司法解释剪裁本,我强忍泪水,头脑中浮现出您边剪裁报纸边对我说的那句话:“春,书中自有黄金屋,如果你每天都拿出一个小时的时间用于读书看报,你就会感受到自己的富有。”

    晚上,回到家中,望着曾与您朝夕相处伴的妈妈,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任由它放纵流淌。您的孙女依偎在我的身边,陪着眼泪悄悄地说:“爸,你哭吧,您真的好可怜,哭了也许会好受些。”

    可怜,我真的好可怜。在您的肉身即将与我们分离的时刻,我用身体紧紧地贴着您冰冷的脸,想把您留住,可我无能为力呀!只能无助地哀求火化师傅让您安详的走好。

    可怜,我真的好可怜。在您下葬的那刻,寒风中,任凭老天对我的“惩罚”,吹痛我的心,因为我无力把您挽留。

    当我投入第一锹土时,我已泪眼模糊,看不清是您的哪些同事,哪些亲友为您已经盖好了能够遮风避雨的“房屋”。

    爸爸,您还记得吧?公元2005年12月1日,在山东淄博风湿病免疫医院,当您听说,上级检察机关要到我单位进行年终考评时,您主动对我说:“回去吧,不要等领导来电话,也不要问领导是否需要你回去,爸爸现在挺好的,你也有自己的工作,爸不能把你拴在这,回去后一定要协助院党组把迎检工作准备充分。”

    爸爸,可这一别,却成了我们父子俩人世间最后一次清晰的情感交流。7天后,当您再次进入我的视野时,您已经病得很重,说不出话,看到我时,嘴巴试着动了几下,可是您怎么也吐不出要表达的语言,从您那由于没有休息好而变得混浊的眼中我看到了泪水。妈妈告诉我们,我走后,您的脾气一天不如一天,总是说想儿子,却又不上她老人家告诉我们您真实的想法。

    爸爸,还记得吗,当我们决定把您带回家乡时,您要来了纸和笔,艰难地写下:让你妈,给大家买棉衣。此时病危的您还记得关心孩子们的冷暖,怜子之心让我更痛。这也成了您留下的最后一页手稿。

    爸爸,还记得吗,当我第一次到山东照顾您时,您对我说:会好好的配合医生接受治疗,等到12月末,让我陪您回家,协助人大党组把今年的人代会议筹备好。

    爸爸,本应该离岗的您,由于组织的挽留使您继续留在了一线,所以您常说:干一天就要让组织放心一天。12月1日当我提前回家时,您还告诉我:把您份内急需处理的工作一定代您向人大领导汇报,不要误了大事。

    爸爸,为了您的早日康复,您从来没有向病魔屈服,再苦的药您都能吃下,再痛的治疗方案,您也坦然面对,未曾流露出丝毫的畏惧和困惑。因为您一生刚强,一世正直,又何惧病魔缠身。

    爸爸,您不会记得,也不会知道,在若大的淄博市中心医院,弟弟守在您的床边,我和小妹是哭着,跑着恳求每一位院方领导为您破例出趟车,送您回家,了却您的心愿。看到我们无助的悲伤,陌生的医护人员递来的纸巾,陪着我们一起流泪。

    爸爸,您不会知道,永远也不会知道,就在前天,您工作过的原宝安村村长颜伯伯和他的老伴拖着年迈的身体给您送来了粘豆包,当听说您走了,夫妻俩泪流满面,无序地说着您生前的种种好处。

    爸爸,您更不会记得,在原岔林乡工作时,为了给农民解决无水播种的后顾之忧,是您带着乡村两级干部不分昼夜,一步一步巡视着每一段岔林河。累了,您就吃上几片止痛药,可你从来不叫苦。由于连续多日的超负荷工作,那一年早春您倒在冰冷的岔林河水里。但您却家人说:是乡干部把我救上岸,是县委和县政府的领导为我安排了医院,组织上还解决了我的医疗费用。为这!咱们也不应该让组织失望,让百姓伤心。这些往事,对于离去的您来说,虽然都不会记得,可您知道吗,在为您守灵的那夜,与您一起工作过的张叔叔和林业站的王哥是眼含泪水对大家诉说着一个农民儿子的故事。

    爸爸,再过几天就是人代会召开之迹,我作为一名检察官也会列席参加,但这一次的人代会,我将见不到您忙碌的身影。我不知道那时的我将如何控制自己的感情,愿在天的您,保佑您的儿子有颗坚强的心,刚强的魂魄。

    爸爸,您走了,在整理您的办公桌时,没有找到一件“值钱”的东西,有的只是书籍和您剪裁下来的报纸,意外中我还发现了您留下的“纸轻文重,图珍书香”的手稿。帮忙的同事都说:“老孔头,什么也没有留下呀。可是今天,在我35岁生日的今天,我要告诉所有的人:您有生之年给孩子们留下了一件最珍贵的礼物,价值连城,我们受益终生——这就是您工作上默默无闻的奉献精神和为人处事的耿直性格,这件礼物会伴我走过一生,也会成为我们一生的骄傲和自豪。

    寒风瑟瑟,爸爸,奈何桥上如果您回头瞻望,那天为您送行的人很多,老领导、老同事、老知已、新朋友……大家都在为您的早逝而惋惜。如果您在天有灵,就祝所有的好人长寿,所有的知已安康,所有的友人一生平安。

    安息吧,我的父亲。

    您永远活在儿子的心中!

文章出处:通河县法院    

 
 

 

关闭窗口